李英俊钦点菜头贵

每天脱粉一点点
争取不回踩
一切等到我哥回国再说

哎,怎么说呢

甜豆是该要跟甜豆谈恋爱的

这就是灿嘟给我的感觉

温馨又平淡,甜蜜感渗透在每一个细微的互动里面

转载自:Ake_kkkk


徐天:我叫徐天。

徐天:怎么可能的呀?我也叫徐天,你哪里人呀?

徐天:我扭腰人。

徐天:小兄弟你看起来面熟的很呀,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的?

徐天:……可能吧……

徐天:总想叫你小赤佬,这种感觉好奇怪的,我一般不说那种话的呀

徐天:我有官司要打,先走了,再见。

徐天:那我也回菜市场算账去好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陈深:诶,老毕!

毕忠良:小赤佬,你连你哥都敢打?

陈深:不是,你看那俩人,眼熟的很。

毕忠良:你昨晚喝多了眼花了吧?

——————



吴邪:爷爷爷爷!

吴老狗:……💤

吴邪:爷爷你怎么还睡啊,果然是年纪大了……

吴老狗:💤

代购的那一波羽绒服我没赶上,好后悔啊…………不能跟宝宝穿同款了……

一月份发的,如今才屏蔽

您lo的反射弧,这么长……


张晓波:在陈深豪车的边缘试探













【我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写上辈子欠你的啊……_(:з」∠)_】

都少26

……究竟是为什么天一冷就开始沉迷鹿鹅呢……

难道是因为又暖又甜?

RueDesEtoiles:



///

两人顺利成章的便纠缠在了一起。都暻秀一手环绕着对方的脖颈,因着一直忍不住上挑的嘴角,连亲吻都变作了叫人心痒的触碰,好像一颗春天里冲破土壤向四周探头探脑的小芽,忍不住轻轻的亲吻吹过的风。

朴灿烈本来乖乖的裹着被子,是个躺着的姿势,此时动情起来,便不再满足于同对方这样追逐着轻轻磨蹭。渐渐的坐了起来,他忽然一掀被子,一只手揽住了都暻秀的腰,再不想叫他后退半步。

谁知都暻秀也没有要打退堂鼓的意思。两人同时向前一步,正撞在了一起,随后朴灿烈哼了一声缩回了头——罪魁祸首是都暻秀的牙,狠狠的磕在了他的舌头上。

经此事故,都暻秀不得不蹲下身去查看他的状况。然而朴灿烈小孩似的打死也不要张开嘴给他看,只凑过去又用鼻尖去蹭他的,意图将刚才被打断的事做完。

都暻秀躲不过去,被他按着脑袋又亲了好几下。偏了偏头,他在无奈之下不得不伸出手来捏住了对方执拗靠近的下巴,将他的脸扳到了眼前。

“张嘴。”

“……”

朴灿烈眨巴眨巴眼睛,却只笑嘻嘻的冲他摇摇头。

都暻秀被他瞧的无奈,但瞧他这幅样子,想必也没什么大事。然而心中忽然攒出一点短暂的火花,他大睁着眼睛将目光投向朴灿烈的嘴唇,看那两片抿着的唇瓣像一只蚌壳般紧紧关闭,令他想到不久之前自己冷硬的模样,突然便负气的想道,凭什么他就要端着别人的期许整日里苦大仇深,朴灿烈没给他活路,难道都家就给了他活路吗?被骗着耍着团团转了这么久,谁告诉过他一句都以均不是被朴灿烈陷害进去的?怨不得每次在信中提起此事,对方都应对的语焉不详,现在想来,真是潦草的可笑。

他又想,朴灿烈既然早就知道了他私下同金俊勉做的那些计划,现今都家的所欲所求已经成了大半有余,想必也是朴灿烈顺着他的心意默许的。想到这里,他忍不住勾出一个冷笑,却不是对朴灿烈,而是对都家,对如今掌权的都家老三,对所有心知肚明却哄骗着叫他去主动跳进火坑的都家人。

若是没有当初的他们,自己也不至于如此。

至于朴灿烈,他也不过是这场局里的一枚棋子。同自己一样,他又做错了什么呢?

这样想着,他越发觉得心里那点火星焦灼起来,而自己几乎要被这猛烈的向上翻涌的愤怒和委屈灼伤。自前些日子从监狱回来之后,他还从未仔细思考过这件事,不是不愿,却是不敢。他怕承认自己一直以来恨错了方向,怨错了人,更怕看清这样一个事实——就算在先前还不知道都以均入狱的真相时,他已经在刻意去淡忘朴灿烈的所作所为。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,他抛弃了都以均和所有被朴灿烈害过的都家人。

可如今又不同了。都暻秀像是被抛进了一个完全坍塌的世界,这里的一举一动的都与他原本的认知相反。他不知道该怎么办,甚至开始恼恨为什么自己要在此时忽然理清了这一团乱线,同时又需在此刻直面这一团乱线里那个作为起始一端的人。

想到这里,他抬眼看了一眼依然抿着嘴同他玩闹,迎着他沉郁的目光诧异的挑起眉毛的朴灿烈,紧接着便感到一种痛苦的快乐,伴随着一阵报复般的快感。

这种感觉令他像是被操纵了一般再一次抚摸上了朴灿烈的面颊。与之前那种模糊的热切不同,这次他是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同时冷静的在心里想道,哥,这次是弟弟对不起你了。

-

都暻秀的动作虽然生涩,却堪称大胆。一边捧着他的脸笑了笑,他一边露出了一口细白的牙齿——那张总是维持着疏远意味的脸便因此而透出了点调皮的意味。

然后他忽然伸出手去,一把按在了他的肩头。

他用的力气不小,朴灿烈又没有防备,这一下便被按倒了下去。等朴灿烈从忽然的天翻地覆中回过神来时,都暻秀已经一手捏起他的下巴,就着这样的姿势与他对望片刻,然后低下头来亲了亲他的眼睛。

他轻轻的亲吻过他的眉毛,像对待一件珍宝,一寸一寸的用自己的嘴唇摩擦过他柔软的脸颊和高挺的鼻梁,细腻的,轻缓的,从眉毛漫至眼睛,覆盖上来的是水一样的温柔。

“……”

朴灿烈只觉得此刻的自己好像被凝固在原地,动弹不得的任人摆布。他几乎是毫无反应的被都暻秀这样按着亲了一会儿,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,甚至连大脑也因此闹起罢工,没法进行任何正常意义上的思考。

这是真的?还是假的?

一边感受着对方略显笨拙的温柔,他一边神志昏昏起来。酒精似乎在此刻又浮显出了效用,他忍不住微微的眯起眼睛,只觉得对方的亲吻又轻又软,飘飘荡荡又晃晃悠悠的覆盖上来,蜻蜓点水一般游过了他的眼角眉心。

这或许是都暻秀第一次主动,不仅仅是对朴灿烈,也是对于他自己。朴灿烈猜想都暻秀这样的性格,大约也从不曾对谁服过软,或是要主动谋求些什么,因此这样看来,如今的场景便显得尤其珍贵,珍贵的他恨不得立刻把照相馆搬至家中,好将眼前的场景完完整整的记录下来。

然而转念一想,他又舍不得叫别人把这样的都暻秀看去了,只好大睁着双眼,自己扮演起了照相机的功能。

而都暻秀第一次这样主动的去触碰亲吻另一个人,倒也并不觉得紧张恐惧。眼前的人对他来说太过于熟悉了,虽然他从不曾主动与他相拥,却也在相处的时间里演化出了一种亲切的本能。朴灿烈的眉眼口鼻像是他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,透过他眼里映出的缱绻的光亮,他仿佛能看见对方胸膛里一颗灼热的心,跃动着投出了自己的影子。

于是静止了片刻,他忽然停下了动作,转而将耳朵贴上了对方的胸膛,仿佛是要去捕捉里面的那一点过早的背叛了自己的理智,而后出逃至此的自己。

朴灿烈被他压的动弹不得,连呼吸也不敢重了,半晌才大着胆子将浮在空中许久的双手轻轻落下,触摸到了对方腰间衣物的褶皱。

那重量很轻,也很软,轻的像光,不敢对他有丝毫的打扰。这样的宁静并不多得,朴灿烈闭上眼睛,他不介意这样的时间再久一点,最好久到和永远再无一点区别。

国庆长假之后

连发车加代驾五次

很满意自己的速度了

天冷了,开始进入看原耽的日子

1121我都能记成1127也是没谁了……来不及写,干脆就不写了,呜呜呜




都怨pcy,让我记错了日子

墙头不能太多,不然会搞混!

知错不改,不是男人

有多远滚多远


李东海就是好看本身,是可爱本身

连呼吸都是最美好哒!

麻麻爱你

emilybiubiu:

哥哥真的太好看了ㅠㅠㅠㅠㅠㅠㅠㅠㅠㅠㅠ